【瞳耀】雨还在下

  小学生文笔,会有ooc,内容都是瞎扯的,想到哪说到哪,全文完结。
 

  “今天大家辛苦了,回家吧。”

  “白sir难得不加班啊,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出来了。”王韶用夸张的语调没心没肺地说到。一旁的马韩像是想起什么,拽了拽王韶,示意他噤声。众人一反常态地沉默,白驰吞吞吐吐的说“白sir,王韶他……他无心的,您别生他气啊。”

  “你们这都怎么了,我哪那么容易生气啊,散了吧。”白羽瞳没再说什么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 一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停在了闹市的街口,白羽瞳轻车熟路的找到那家烧烤摊“老板,还是老样子。”姣好的面孔惹得路人频频侧目,白羽瞳只是看着跳跃的火苗,眼中盛满深情。

  “小伙子又是给你女朋友带的啊” “啊,昂”白羽瞳笑了笑。
  老板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人的情景,穿着一身高昂的西装,眼中充满着抗拒和抵触,停在了离烧烤摊一米远的地方,但语气却与他眼中的嫌弃并不相同“老板,要10串烤肉,要辣椒,打包,谢谢。”
 
  等待的过程年轻人也并不心急,只是好奇的四处打量摊子,好像从没吃过烧烤一样。老板跑过来把烤肉递给他,“谢谢”年轻人给了他钱就走了。

  老板本以为年轻人不会再来这种烧烤摊了,令他意外的是,年轻人以后经常光顾他的烧烤摊,有时是隔几天来一次,有时又隔几个周来一次,但每次只点一样的东西,老板有次好奇就多问了一句,年轻人愣了一下,随即笑了笑“我爱人只吃这一样”“这样啊,那你很疼你女朋友啊”老板又笑了起来。

  “来烤肉好了,拿好”老板把烤肉递给白羽瞳,“谢谢”白羽瞳正准备把钱给老板,“小伙子啊,这么多年了还是女朋友啊,还不娶回家啊,得抓紧了啊,要不人女孩就和别人跑了啊”老板和周围在吃饭的人都笑了起来“也要人家答应才行啊。”白羽瞳愣了一愣,又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。

“呦,这还不答应啊,下次把你女朋友带来,我们撮合撮合”

“老板,您了拉倒吧,人家姑娘谁听你的啊”

“就是就是,你白给人一说,给撮合分了啊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  白羽瞳看了看在打趣他的众人,悄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。打开车门正准备发动,抬头忽然撇到自己左手上戴的戒指,用右手轻轻转动着戒指,自言自语道“你怎么还不答应我呢”又嘲讽似的摇了摇头,驱车离去。白色的兰博基尼逐渐远离了的喧闹,向城市边缘开去。

  白羽瞳下车时竟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,没必要打伞但会慢慢淋湿,着实烦人的很。白羽瞳却撑起一把足以容下两人的黑伞,下了车。
 
“又来了。”白羽瞳点头示意看守的人,那人摆了摆手“谢谢”白羽瞳快步跑了进去。他路过径直走向深处,忽然脚步停了下来。大理石上积满了水,但白羽瞳却毫不在意的坐了下来,雪白的西服很快变成灰蒙蒙的一片。

  “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烧烤,真不知道那一嘴的调料味有什么好吃的。”白羽瞳把一直踹在怀里的烧烤放在了大理石上,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抽了一张仔细擦试着照片上的水渍,他的手细细描摹着照片上男人的眉眼,又把伞往前撑了撑,靠在冰冷的大理石上,看着男人的照片絮絮叨叨的说“猫儿,这么久没看你了有没有生气啊,我这两天破了个大案子,市级领导都亲自来表彰,包sir也说我越来越沉稳了,你男人是不是没给你丢人吧。”

“对了,大哥和公孙说要领养孩子了,他们俩疯了这么多年了也好收收心了,咱妈说她也想抱孙子了。”

“小白驰可真的越来越有你的样子了,心理分析一套一套的,破案还真有用,但平时真是吃不消啊,前两天还神神叨叨的说要给蒋翎看看姻缘,真不知道赵祯平时怎么受的了他的。哎?当时你有没有用心理学分析分析你的婚姻啊”

“我想起来了,怪不得我当时和你表白的时候你说早就知道了,那会你红着脸硬着脖子抬头看我的样子……”

白羽瞳停了一下,抹了一把脸,又说到:“孤儿院我一直去看,很多孩子都被领养了,都长大了,阳阳也时不时去孤儿院看看,你别说啊,阳阳现在也长成帅小伙了,都有小女生和他表白了,现在的小孩儿啊,你说说咱那会儿,我这宠了你将近18年才追到手,人家认识没两天就黏黏糊糊约出去玩了,现在的小孩子啊。”

白羽瞳的目光撇到了被雨水沾湿了的烤肉,边说边拿出一根“猫儿,烤肉要凉了,陪你尝尝”烤肉辛辣的味道冲的鼻子发酸,“还记不记得你每次吃完烤肉总用你油乎乎的小嘴巴亲我一口,弄得我满嘴都是调料的味道”现在不用你亲了,满嘴都是你喜欢的味道了。

“真不爱吃辣椒,每次都辣的流泪,你可不许笑话我啊”白羽瞳用力吸了一下鼻子,眼睛闭了闭,几道水渍从他的脸上流了下来。

“小白,你陪我进去呗,每次你都站在外面”

“你都不亲我,我要生气了”

“小白小白,这个特别好吃,赏个脸,吃一口呗”

雨水落在白羽瞳的手上,他好像回过神一般,把早已冷了的烤肉又塞到了嘴里。“我今天去买烤肉的时候,那个老板问我怎么还不和女朋友求婚啊,他说要给我撮合撮合。怎么样,戒指我早买好了,你答不答应啊。”回应他的是越下越大的雨“你不吭声,我就当你答应了啊”白羽瞳把另一枚挂在脖子上的戒指取了下来,郑重
的戴到了另一只手上。

我戴着这枚戒指就像你从未离开过一样。

“我把旁边的这块也买下来了,等我死了就葬在这儿”这样我们就不会分开了

“我可有好好遵守自己的承诺啊,你也不要食言啊”要等着我,不要忘了我。

“小……小白,你,答应我,你,一定,要答应我,好好活下去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你想让我活下去,我不管多痛苦都会活下来。

“猫儿,从来都是你骗我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”白羽瞳喃喃道。

“轰隆”霎时间电闪雷鸣,狂风中夹杂着雨点,闪电忽然照亮了原本阴暗的天空,恍惚间好像那天。

“砰”是子弹穿过肉体的声音,血被大雨冲刷开,但也掩盖不住刺眼的鲜红。

“猫儿,猫儿,你别吓我,醒醒,别睡,救护车马上来了啊,求求你别睡过去。”白羽瞳脸上布满水渍,眼中少有的不知所措,颠三倒四的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“小白,别哭,不疼,的。”

“轰隆”又一声响雷,白羽瞳挪了挪坐的发麻的腿“猫儿,我这两年梦见你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你也不能忘了我啊,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说完白羽瞳低头一嗤笑,“算了,我能怎么收拾你啊,你就是专门来克我的”白羽瞳说完就慢慢站了起来,“我走了啊,还有案子没破呢,下次来就不给你买烤肉了,不许生气啊”

雨打在伞上的声音渐渐变小,白羽瞳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“猫儿,来看看我吧,我想你了”

“小白,你别生气了,给你亲亲”

“我勉强收下了”

  雨,还在下。

第一次写刀,也不知道虐不虐,真难写啊,我以后还是安安心心发小甜饼吧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
 

评论(8)

热度(70)